会员登录
           联系我们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公司动态

  公司动态  
《大有研究理财周报》总第417期导读
 日期:2020年05月11日 文章来源:用益综合 浏览:54次 

        近18万亿元资金信托将迎来监管升级。5月8日晚间,银保监会表示,为落实《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要求,规范信托公司资金信托业务发展,银保监会制定了《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现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合计21.6万亿元,其中管理的资金信托资产合计17.94万亿元。

        银保监会表示,资金信托是基于信托关系的资产管理产品,在国民经济循环中长期扮演着以市场化方式汇聚社会资金投入实体经济领域的角色。近年来,由于内外部环境变化,资金信托出现为其他金融机构监管套利提供便利、尽职管理不当引发赔付压力、违规多层嵌套、与同类资管业务监管规则不一等问题。因此,为补齐制度短板,银保监会对照资管新规要求,研究起草了上述《办法》。
        《办法》坚持从紧从严的监管导向,控制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信托融资规模,严格限制通道类业务,以推动资金信托回归“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私募资管产品本源,发展有直接融资特点的资金信托,促进投资者权益保护,促进资管市场监管标准统一和有序竞争。
        在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方面,《办法》一是坚持合格投资者管理。信托公司在资金信托推介、销售及受益权转让环节,都要履行合格投资者确定程序;二是坚持私募原则。资金信托只能由信托公司自行销售或委托银行、保险、证券、基金及银保监会认可的其他机构代理销售,且只能通过营业场所或自有电子渠道销售;三是坚持风险匹配。要求信托公司合理确定每只资金信托的风险等级,评估每位个人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等级,向投资者销售与其风险承受能力等级相适应的资金信托。
        同时,为加强对资金信托投资非标债权资产管理,《办法》一是限制投资非标债权资产的比例。明确全部集合资金信托投资于非标债权资产的合计金额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全部集合资金信托合计实收信托的50%;二是限制非标债权集中度。全部集合资金信托投资于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非标债权资产的合计金额不得超过信托公司净资产的30%;三是限制期限错配。要求投资非标债权资产的资金信托必须为封闭式,且非标债权类资产的终止日不得晚于资金信托到期日;四是限制非标债权资产类型。除在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的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之外的其他债权类资产均为非标债权。明确资金信托不得投资商业银行信贷资产,不得投向限制性行业。
        此外,为了强化穿透监管,《办法》首先向上穿透识别投资者资质。资金信托接受其他资产管理产品参与的,应当识别资产管理产品的实际投资者与最终资金来源;其次向下穿透识别底层资产。对于资金信托投资其他资管产品的,信托公司应当按照穿透原则识别底层资产;第三是不合并计算其他资管产品参与的投资者人数。
        据了解,公开征求意见结束后,银保监会将根据各界反馈意见,进一步修改完善并适时发布。
        沪上一名资深信托研究员表示,《暂行办法》最大变化在于8个方面。
        一是明确了适用范围,即以财产保值增值为主要服务内容的资金信托,但是不包含服务信托和慈善信托,此前缺少明确监管要求的单一资金信托也被纳入资金信托范围内。
        二是明确资金信托的私募资管业务性质。《暂行办法》第二章第八条要求资金信托必须面向合格投资者以非公开方式募集,且投资者不能超过200人。
        三是对资金信托销售提出更严格要求,有助于进一步保护投资者权益。
        四是加强投资集中度的管理。《暂行办法》对信托公司每只集合资金信托持有单一上市公司股票比例、同一信托公司所有资金信托持有的单一上市股票比例、信托公司所有集合资金计划投资于同一融资人的非标债权类资产比例等都进行了规范,以进一步防范风险敞口过大。
        五是加强关联交易管理,有效控制因关联交易引发的风险。
        六是放开信托公司的回购业务。《暂行办法》规定,信托公司开展固定收益类证券投资资金信托业务可以进行回购交易,此前这类交易是被禁止的。
        七是要求对资金信托进行净值化管理。信托公司应建立资金信托净值管理制度和信息系统,准确、及时反映信托财产管理情况,并定期进行披露。有业内人士认为,净值化管理的加速,为打破刚兑提供了条件。
        八是强化资金信托资产质量监测。《暂行办法》要求信托公司对承担信用风险的资金信托财产进行分类管理,进行压力测试,并根据风险向表内传导的可能性,确认预计负债。
        “此次办法实行后,资金信托在监管政策上进一步与其他资管产品看齐,因此信托公司需要尽快加大证券投资及服务信托等业务领域的拓展力度。”一位信托业观察人士表示。